当前位置:主页 > 马帮马团高手联盟 > 正文

“网红、绿茶社交软件”Snap上市!阿里后最大IPO!最后的狂欢还

2021-07-25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量:

  原标题:“网红、绿茶社交软件”Snap上市!阿里后最大IPO!最后的狂欢还是辉煌的延续?

  本月初,Snapchat 的开发商 Snap 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通过 IPO 募集最高 30 亿美元资金。本次 IPO 预计会在 3 月份完成,估值约为 250 亿美元,如无意外,Snap 将成为继阿里巴巴在 2014 年以 1680 亿美元在美上市后全美最大规模的 IPO。

  本月初,Snapchat 的开发商 Snap 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通过 IPO 募集最高 30 亿美元资金。本次 IPO 预计会在 3 月份完成,估值约为 250 亿美元,如无意外,Snap 将成为继阿里巴巴在 2014 年以 1680 亿美元在美上市后全美最大规模的 IPO。

  Snapchat如何从困难重重中成长,变成如今上市在即、估值达200亿美元的科技企业?外媒2月6日整理了Snapchat的发展历程,一起回顾从“阅后即焚”的点子到如今的Snap大型社交媒体公司的成长过程。

  和许多创业公司一样,Snapchat的故事开始于斯坦福大学,在那里,年轻的埃文·斯皮格尔遇见雷吉·布朗并成为朋友。随后,两人加入Kappa Sigma兄弟会,又遇见了鲍比·墨菲。几年后,3人一起将 “阅后即焚”的点子商业化。

  Snapchat不是斯皮格尔加入的第1家初创公司,墨菲先招募了斯皮格尔加入,帮他实现关于社交网络的想法。2010年,他们推出了FutureFreshman,旨在为大学申请提供信息。FutureFreshman并未真正打响名头,但斯皮格尔从中学到了不少。

  直到斯皮格尔大三那年,Snapchat的想法才诞生。2011年4月,布朗告诉斯皮格尔,“我希望发给这个女孩的照片随后都消失掉”,斯皮格尔听后非常兴奋,说这是个价值百万的金点子。不过当时的他们也没有料到,6年后的今天,这个金点子的价值数百亿。

  2011年夏天,Snapchat诞生了,但那时在苹果应用商店上架时,它的名字还是Picaboo。为了它,斯皮格尔、墨菲和布朗三人花费了整个夏天,斯皮格尔还画了那个著名的鬼脸Chillah图标。

  换个角度来看,如果没有这次 IPO,我们或许也不会注意到,经过了近三年的积淀,整个硅谷仅有 Snap 一家迈出了这关键性的一步,许多同一时代的科技企业似乎并不好过。CB Insights 最近针对 2016 年科技创投圈进行的分析数据显示,去年全球共有 98 笔 IPO 上市交易,但在规模上却远远不及 Snap。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近几年只有 Snap 一家独大。相反,在这三年里,估值十亿美元以上的科技企业比比皆是,独角兽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稀罕了。

  当初阿里巴巴的成功上市,除了让马云名声大噪,成就了众多千万富翁,也打开了风险投资的龙头,资本市场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纷纷涌向互联网科技领域,积极地寻找着下一个马云。随着大批非传统投资机构携带巨额资金疯狂涌入各个初创企业,一个又一个独角兽就这样简单而迅速地被“造”了出来。据不完全统计,2014-2015 年全球共计新增了 63 家独角兽企业,目前全球范围内的独角兽企业已经达到了 183 家。

  最初,估值 10 亿美元是衡量初创企业自身实力与潜在价值的含金量较高的一道门槛,然而在资本市场过度乐观的情况下,短短一年时间,蠢蠢欲动的独角兽数量已然翻倍,当初的高含金量也因为稀缺性的流失而不复存在。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现在的独角兽公司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纸制”的。

  在“纸独角兽”泛滥的背后,大量的估值溢出是主要原因。为了捧红这些初创企业,投资者们给出了更高的估值,有意无意地抬高它们的市场价值。来自以色列的投资分析公司 Zirra 结合了 85 项授权和可用的公共数据库,对众多独角兽初创公司的收入、支出、投资历史等指标进行计算。他们表示,与《华尔街日报》给出的估值数据相比,目前创投市场内排在前 26.5%的独角兽公司都被高估了,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名气大噪的公司:

  小米——《华尔街日报》估值:460 亿美元;Zirra 估值:324 亿美元;

  Airbnb——《华尔街日报》估值 300 亿美元;Zirra 估值:138 亿美元;

  WeWork——《华尔街日报》估值 169 亿美元;Zirra 估值:91 亿美元;

  Space X——《华尔街日报》估值 120 亿美元;Zirra 估值:82 亿美元;

  Dropbox——《华尔街日报》估值 100 亿美元;Zirra 估值:48 亿美元;

  小米——《华尔街日报》估值:460 亿美元;Zirra 估值:324 亿美元;

  Airbnb——《华尔街日报》估值 300 亿美元;Zirra 估值:138 亿美元;

  WeWork——《华尔街日报》估值 169 亿美元;Zirra 估值:91 亿美元;

  Space X——《华尔街日报》估值 120 亿美元;Zirra 估值:82 亿美元;

  Dropbox——《华尔街日报》估值 100 亿美元;Zirra 估值:48 亿美元;

  其中我们可以看出,根据 Zirra 的分析,不少独角兽企业的估值溢出已经超过 100%。但正所谓打肿脸充胖子,这种“虚胖”状态显然无法长期支撑起投资者乐观的预期。自去年起,资本市场开始冷却,美国股市经历了 7 年的牛市后终于显露颓势,中国股市也在反复震荡,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总体有所下降,同时也有大批独角兽公司被打回原形,这一波由资本市场推动的独角兽群如今正面临退潮的困境。

  国外媒体 VentureBeat 透露,去年独角兽疯狂增长的趋势终于有所抑制,全年只有 12 家新增独角兽企业,相比 2015 年的 40 家减少了 70%。与之对应的是,去年规模超过 1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交易数量也从 2015 年的 77 笔降至 41 笔。根据硅谷法律公司 Fenwick & West 的调查数据,去年拿到融资的独角兽公司只有 31 家,数量比 2015 年锐减 50%,投资者也开始寻找退出的渠道。公司相关负责人还表示,许多在前几年拿到超高估值的独角兽在去年几乎没有进一步地攀升,不是在原地踏步就是被其他企业收购。

  以智能手机厂商小米为例,在阿里巴巴完成 IPO 后仅 3 个月,小米就以 460 亿美元的估值完成最新一轮融资,成为此次独角兽浪潮最大的获益者之一。但随之而来的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市场,小米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龙头一路跌至第四位,当初 460 亿美元的估值如今或许比 Zirra 预计的还要低上不少。上海纽约大学助理教授 Clay Shirky 预测,小米如今的实际估值可能不足 100 亿美元,他将手机市场份额与小米相当的联想集团(市值约 70 亿美元)作为对比,认为小米的估值不可能达到联想集团的 6 倍。而至今为止,小米仍未透露出有新一轮的融资或上市计划,难道真的是因为担心估值过高而迟迟不敢采取行动?

  2017 年,独角兽企业或将继续面临清洗,而其中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就是企业的盈利能力。科技互联网创业一直倡导规模经济效应,都想踏上平台风口,扩大用户规模,认为市场大了,盈利能力也就有了。

  但一方面,平台机会永远都是供不应求的,如果你没有赶上这趟列车,却仍旧想跟在后面拼命奔跑,即使再多的融资,再高的估值都只是在做无用功。另一方面,即使站在了平台的风口,也并非意味着高枕无忧。在近年来全球最高估值创业公司排行榜中,Uber 以 620 亿美元位列第一,滴滴出行则以 280 亿美元排名第三,凭借着共享经济的浪潮,二者已经顺着风口起飞。

  只不过在过去两年里,滴滴与 Uber 火拼时的补贴策略着实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经典案例。在不优先考虑盈利的情况下,独角兽企业只能依靠广圈用户、快速拓展业务规模来支撑超高的估值。随着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的逐渐扩大,客户拉新的边际成本也在迅速提高,这时烧钱补贴就是一种极其有效的方式,滴滴与 Uber 的规模效应也初步成形。

  但该方式最大的缺陷在于其较大的后遗症。通常能采取烧钱补贴措施的都是价格敏感型行业,对于这类公司而言,一旦补贴停止,原本的业务增长就会明显放缓,甚至导致用户流失,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天猫的双十一。但持续地补贴就会像无底洞一样,不断侵蚀企业的资金链,加大企业的运营压力。

  综合来看,盈利能力才是长期支撑独角兽企业价值的关键因素,同时也是验证独角兽企业健康的发展状态的直观指标。经过 2016 年的波折,幸存的独角兽们需要加快自身盈利模式的合理规划,向资本市场证明自己的盈利能力。而更重要的是,创业者在淹没于虚幻的估值之前,要认清创业的初心,估值不过是资本的数字游戏,企业创造的价值才是永葆青春的良方。

  居住在洛杉矶西部富人区的斯皮格尔从小衣食无忧,四处游历,偶尔挥霍无度,钟爱豪车,典型的富二代。

  但斯皮格尔没有像太多数富二代一样变成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作为 CEO 带领 Snapchat 走向 IPO,除了运气,他还有着大多数人缺乏的执行力。

  初高中时喜欢计算机技术和艺术,他把自己折腾成了技术宅,并且周末都花在了当地高中的艺术俱乐部里。之后因为热爱红牛这个品牌,死皮赖脸求回来了一份红牛公司的无薪实习。

  上了斯坦福大学之后,斯皮格尔又去生物医药公司做过实习生,也到南非开普敦当过老师。涉猎广泛,并且执行力强,这些特质后来都促成了斯皮格尔的成功。

  斯皮格尔的创业之路始于跟个人财务跟踪软件 Intuit 创始人斯科特·库克(Scott Cook)的一次见面。他去参加了斯坦福商学院的一堂课,机缘巧合见到了库克。

  库克觉得斯皮格尔「适合创业和风投」,便与后者一起启动了 TxtWeb 项目。TxtWeb 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取信息,然后通过短信发送给无法接入宽带网络的印度人。

  但斯皮格尔很快就不满足于给别人打工,于 2010 年夏天和大学兄弟会里的成员鲍比·墨菲(Bobby Murphy)一起创办了 FutureFreshman。这是一套帮助家长、高中生和大学辅导员管理大学录取的一套在线软件,但用户数一直很不理想。FutureFreshman 最终不了了之。

  但很快,斯皮格尔又有了新想法,只不过这个想法最初来源于兄弟会的另一个成员弗兰克·雷金纳德·布朗(Frank Reginald Brown)。布朗当时对一张不想让

  这句话后让斯皮格尔非常兴奋,觉得这是个金点子,便与布朗一同马上寻找开发者。最终,斯皮格尔、布朗和墨菲,三人共同创立了阅后即焚应用 Picaboo(Snapchat 的前身),分任 CEO、COO 和 CTO。

  在后续发展中,Picaboo 遇到了 Facebook 创业早期相似的情况:斯皮格尔和墨菲一同将布朗踢出了公司。至于三人之间的矛盾,这里先按下不表。

  正如上文提到,这个聊天应用能让你发送给别人的消息在短短几秒内消失。这种产品形态非常新颖,但很长一段时间内,Picaboo 的用户数都没有达到1000 人,似乎又要遭遇 FutureFreshman 般的结局。这种情况在 Picaboo 改名为 Snapchat 后,依然没有太大起色。

  斯皮格尔只好回到斯坦福继续他的课程,而墨菲则在旧金山的一个 iPad 销售点 Revel Systems 当起了程序员。

  转机出现在 2011 年秋季,斯皮格尔妈妈把 Snapchat 介绍了给她侄女。Snapchat 很快风靡她侄女所在的 Orange County 高中。因为学校派发的 iPad 禁用 Facebook,而 Snapchat 能让他们在课堂上方便地「传纸条」,并且信息还会自动消失不留痕迹。Snapchat 的用户数就这样「爬」过了 1000 大关。

  2011 年假期购物季很快到来,许多学生拿到了更新更快的 iPhone 作为礼物,促使 Snapchat 用户数在 12 月超过了 2000 人。

  Snapchat 突然火起来不乏运气成分,但要说最根本的因素,依然是布朗那句话:要是有一个能让已发布照片阅后即焚的应用就好了。

  互联网时代的常规思维是保存所有内容,这不免让用户特别是年轻群体有了后顾之忧:我在网上发的消息、图文会不会哪天就被挖了出来?

  想想,你大学毕业后看回以前发的朋友圈,是不是觉得有些很蠢,想要锁起来或删掉?

  Snapchat 正好满足了这种需求:我当时想发,但不想永久保存。「Snapchat 比任何其他社交网络更接近于人们面对面沟通交流的方式,所有瞬间都会消失。」社交媒体商业大师、VaynerMedia CEO Gary Vaynerchuk 评价道。

  这样的特性免除了用户后顾之忧,赢得了不少 18-34 岁年轻人的欢心。这部分人群正是 Snapchat 的主力用户。甚至很多恋爱中的男女用 Snapchat 来收发 Sexting(文爱信息),因为不怕被发现。

  Snapchat 发展势头迅猛,在硅谷的名气越来越大,连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也主动联系到斯皮格尔,想将这款产品收入囊中。2012 年 12 月,扎克伯格携同样是阅后即焚类型的社交应用 Poke 来见斯皮格尔。

  斯皮格尔觉得扎克伯格在用一个「抄袭」产品来要挟他,没有答应后者的收购邀约,反而让他意识到,自己拥有对 Facebook 来说最具威胁性的产品。

  再之后,便是 Snapchat 一路发展壮大、Poke 关闭以及扎克伯格再次提出收购。2013 年 11 月,扎克伯格出价 30 亿美金,但斯皮格尔也再次拒绝了:

  发展至今,Snapchat 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阅后即焚聊天应用。Snapchat Stories、Snapchat Discover、Snapcash(支付功能)的加入,已经让它变成了一个媒体集中营和广告平台。

  Snapchat Stories 允许用户发布一连串照片或视频,讲述自己的故事。这些内容将保留 24 小时,并且能公开展示。品牌商和广告主可以借助这个功能发布品牌故事或者推广,就像阅后即焚版的微信朋友圈广告。

  Discover 则是 Snapchat 切入移动资讯分发的阵地。Snapchat 已经和《国家地理》、Vice、ESPN、MTV 等十多家知名媒体机构合作,在 Discover 里面放置了量身定制的展示页面,就像微信订阅号一样,不过媒体数量非常精简。

  有意思的是,作为一个社交平台,Snapchat 却宣称「依靠编辑和艺术家而非点击量和分享量来判断哪些是重点内容」。

  2016 年 12 月,《华尔街日报》曾报道,斯皮格尔在为 IPO 做路演时,试图向投资者传递 Snapchat 转型的信息:它想从一个讯息传递平台转变成一家在内容上有影响力的公司。

  转型的背后,是 Snapchat 对广告的重视。广告业务已经成为了 Snapchat 盈利计划的主要驱动力。

  在 Discover 功能中,Snapchat 允许发布商在其内容中出售广告,并保留所创营收的七成。如果是 Snapchat 的营销团队销售的广告,媒体合作方则和平台方五五分账。

  但在 2016 年 10 月,有消息传出,Snapchat 希望不再与内容发布商分享 Discover 栏目所产生的广告营收,而是向后者预先支付一定的内容授权费,自己则独占所有的广告收入。

  有分析人士认为,Snapchat 此举是为了 2017 年的 IPO 做准备。Snapchat 希望将广告营销的自主权更多地掌握在自己手中,以便于更好地控制收入和盈利水平。

  2016 年年初,Snap 曾向其投资者透露,预计今年全年的收入在 2.5 亿至 3.5 亿之间,跑狗图库资料,2017 年预计能实现 10 亿美元收入。

  这与第三方调研机构的预测大致相符。根据 eMarketer 在 2016年9月的预测,2016 年 Snapchat 广告收入将达到 3.6669 亿美元,明年广告收入将增长至 9.3546 亿美元。

  支撑这 10 亿美元广告收入的,则是 Snapchat 的日活用户和黏性。Snapchat 的 IPO 团队在路演中向投资人强调其日活跃用户率及用户停留时间数据:每天有 1.5 亿人会至少上一次 Snapchat,每天用户在 Snapchat 上所花的时间约 25 到 30 分钟。

  不管是用户规模和黏性,还是盈利计划,Snapchat 都已经做好了 IPO 准备。有意思的是,斯皮格尔在 IPO 路演时将 Snapchat 描绘成当初想要斥资 30 亿美金收购他们的企业——下一个 Facebook。